孤山闲泉

1

 

孤山闲泉,本名梁贤全。笔名梁闲泉,梁晓泉,白小良等。上世纪六十年代生于北方,现居杭州,大学特聘教师。中寓闪小说专委会副会长。中国小说学会2007年上榜作家,新世纪小小说风云榜2008年上榜作家。

 

创作

出版小说集《太阳照常升起》《甄四那档子事》《盛开在雪地的花朵》《三百年前的答卷》《老梁外传》等多部,多篇作品收入《新中国六十年文学大系》。《闪小说》副主编,闲泉文学社社长,《闲泉文学》主编。

 

诗歌

 

睁眼的时候

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

手机像是关着机

屏幕死一样的黑色

屋子里死一样的黑色

屋外死一样的黑色

没有人类

没有声响

这样醒来会不会很痛苦呢

分明刚才在梦里

还有一个鲜活的世界

怎么睁开眼

万物就消散了

没有背叛的只有他自己

起来喝一口水

习惯性的四处环视

确定真的是只有自己了

再瘫软的倒下

刚才做的什么梦已经全忘了

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手机除了告诉他时间

并没有告诉他别的

这时候他笑了起来

世界不多我一个

不少我一人

细细想来,好像他最喜欢这种情况了

享受他的孤独

享受他的黑暗

就像每个到凌晨的夜一样

看一些琐事笑话

成为一个俗人

不过这时候,他却还感觉

心里是空的

他曾拥有这个世界

如今却不想再拥有自己

窗外漆黑一片

路灯下的树干扭曲成一个个轮圈

丑陋极了

月亮发出死一样的白光

像他现在的眼睛一样无神

丑陋极了

什么也不再想去做

不想闭上眼睛也不愿意睁开

不想呼吸也不想停止

他挣扎着翻个身,心想

我怕是患了疾病吧

门开了

他坐了起来

开始大笑着喊

你们回来了,我做了一个怪梦

 

《冷》

每到秋深天气寒冷之时

村子里就寂寞起来

尤其是到了黄昏

惨黄的风吹刮着不剩几片的枯叶

向南飞

带不去什么故事,什么思念

叶子干的榨不出一丝水分

风也这般

人也这般

这时,屋顶该有两只乌鸦

三只太吵,一只太闲

两只,就在日落街头的屋顶

时不时的苦念一句“风,你刮”

等这声再从墙壁折返回来

便像是一呼一应

给安静的街道带来几分生气

哪有什么流水

哪有什么人家

唠嗑的老婆子乘着秋风去了

人间像是哑了嗓

再发不出一丝声响

怪这天,太冷了

远处来了一个骑车的老头

车子吱吱呀呀的吵

比老头的咳嗽都响

一老一旧逆风左右摇摆的行进着

直到上坡

老头实在蹬不动了

便下车来推着走

佝偻着身子和车一般高

忽然老头竖起耳朵,停了下来

向远处张望

他以为是听见驼铃了

不过,他又很快发现,是电车

摇了摇头

电车向远处叮叮的走去

老头推着车叮叮的回应

响声惊动了屋顶的乌鸦

一只向西去,一只落在老头的车后座

老头苦笑

回家,我可生不起炉火的

一人一鸟一车,转角不见了

秋风起了

没有几家炊火

怪这天,太冷了

书法

1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25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